您的位置 首页 新闻

专访创新工场陶宁:无论技术VC、商业VC,本质都是关注技术创业者 | 智研所

文 | 搜狐科技 宋婉心 尹莉娜2010年,李开复给陶宁发邮件邀请她加入创新工场,当时陶宁刚完成在耶鲁大学MBA的攻读,一心想要回到中国,在中国企业上班。经过和创新工场团队前后沟通两个月的时间,她觉得这是一个值得加入的团队,他们所做的也是在中国急需的一件事。

文 | 搜狐科技 宋婉心 尹莉娜

要点精炼:

“人工智能的高端人才依旧匮乏,一方面,人工智能还需要更多基础研究,其次,人工智能需求的增长速度正在超过人才供给速度。”

“九年前曾经有一个说法是很可怕的,创业者为什么没有出路?因为你做的产品大公司很快就会做出同样的产品,把你们碾压掉。”

“首先要能给客户带来价值,这是最重要的。第二,能够让用户比较容易地、比较低成本地获取这个产品。这两个特质是一个好产品的标准。”

“无论是技术VC还是商业化VC,只是角色不同、阶段不同,但是最后实际大部分关注的仍然都是技术创业者。”

2010年,李开复给陶宁发邮件邀请她加入创新工场,当时陶宁刚完成在耶鲁大学MBA的攻读,一心想要回到中国,在中国企业上班。经过和创新工场团队前后沟通两个月的时间,她觉得这是一个值得加入的团队,他们所做的也是在中国急需的一件事。

从2009年9月到今天,李开复创办的创新工场已经走过了整整十个年头。十年成长过程中,创新工场不断调整自身的营业模式和管理模式,这其中都离不开总裁陶宁,一定程度上讲,陶宁的成长就是创新工场的成长。

在加入创新工场之前,陶宁自己也曾是创业者。她告诉搜狐科技,自己的创业经历很好地衔接了从一个打工者的状态转变,使得她现在更能设身处地地为创业者考虑。

“九年前曾经有一个说法是很可怕的,创业者为什么没有出路?因为你做的产品大公司很快就会做出同样的产品,把你们碾压掉。”陶宁指出,她刚加入创新工场时,创业环境并不成熟。

创新工场于2016年成立人工智能工程院,2018年创立商业落地子公司创新奇智,在裁判员的身份之外,创新工场也做起了运动员。

陶宁对此表示,人工智能工程院能够帮助创新工场作为技术VC对技术的理解和把控,避免“眼高手低”的情况出现,而创新奇智则是在工程院做研发和客户对接时发现了很多空白领域,由此碰撞出来的产品化公司。

今年6月5日,创新工场大湾区总部正式开业启动,这是十周年之际,创新工场的重大布局,同时,创新工场宣布已募集完成第三期人民币基金,基金规模25亿。截至目前,创新工场管理的双币基金规模约为150亿元人民币。

以大湾区总部建立为节点,创新工场正在进入新的阶段,也就是陶宁在同我们的访谈中一直强调的“三位一体”,即产业投资、AI研究院、商业赋能落地组成的生态。

人工智能从80年代到今天,经历了波段式的成长过程。“用开复的话说,三起三落,这中间给了大家很多希望,也有很多失落,这是第三次上扬。”陶宁表示,很希望第三次能够站得住脚。

专访创新工场陶宁:无论技术VC、商业VC,本质都是关注技术创业者 | 智研所

以下为访谈精编:

谈创业变革:九年前缺人缺钱缺见识

搜狐科技:先聊下您此前的创业经历吧,第一段创业经历是怎样开始的?您自己的创业经历又是如何反哺在创新工场的工作的?

陶宁:当时的创业实际也是因为打工打了十多年,总觉得好像没有完成自己的兴趣和心中所想,于是决定自己去做,做的时候也蛮小女生状态,小女生嘛都会喜欢红酒、咖啡,所以我的创业也是围绕着红酒和咖啡做的,最终的结果全盘失败。

回头总结来说,我还是很不后悔的,尤其是对我后来加入创新工场这一段经历有很大的帮助。从我的短暂失败里面可以看到,我凭兴趣而做,这也是很多创业者问到为什么创业这件事情的时候,也说这是我的兴趣,我要满足我的兴趣,我要实现我的理想。

但是我在追求自己兴趣的时候犯了一个很大的错误,创业是件严肃的事情,应该在自己的知识范围或者经验范围之内去选择自己的创业,红酒、咖啡跟我原来的打工经历是完全不相干的,我原来是一个IT女,一直在IT圈子里面打拼,突然要追求自己所谓的理想,又没有一个懂行的合伙人,最后的失败可想而知。刚开始的时候可不这样认为,认为我凭着十几年的工作经验去做一个似乎看起来比较简单的事情,应该很轻而易举,而且又是我的兴趣所在,但最终的结果证明,凭兴趣而不顾自己的专业知识和经验,同时没有一个懂行的团队来做创业完全是不靠谱的,这也是我给今天打算创业的人第一个忠告。

搜狐科技:您加入创新工场之后,觉得之前创业的经历对现在有什么帮助?

陶宁:我自己这个短暂的创业实际使我有了一个初步的了解,什么叫创业,创业的人群应该具备什么样的特质,创业到底要完成什么样的理想,有了一个初步的感觉。在我接触创新工场所投资的300多家创业企业的时候,实际也会发现也有跟我一样抱着理想而经验不足的创业者,同时也对创业者里面的坚韧不拔也好,对于自己产品的精益求精也好,有了自己更深刻的了解和佩服。那段经历比较好地衔接了我从一个打工者的状态进入创新工场,围绕着投资,围绕着创业者服务的生态里面去。

搜狐科技:看过您2010年刚加入创新工场时的采访,当时您提到“中国的创业环境还不是很成熟”,现在9年过去了,您觉得中国创业环境发生了怎样的改变?

陶宁:翻天覆地的变化,九年前整个创业圈缺人缺钱缺见识,九年过后在2019年我觉得我们得到了长足的进步,比如从资本上九年前我们几乎看不到天使机构、VC机构在创业圈里面活跃,今天有无数的天使基金、VC基金来帮助创业者,政府的引导基金业大力倾斜于创投机构,从资本方面我们真的从原来没有到现在有巨大但资金来等着我们的创业者去拿到钱。

当然这里面还有很多的路要走,比如我们的资金应该更耐心一点,更长期以点,对创业者能够等待他们的成长。原来缺人缺见识,当时从大家的理念上来讲并不接受创业这件事情,所以很多技术大牛也好商业大牛也好,实际更加倾斜于去打工而不是自己创业,尤其在2015年“双创”之后大家的观念有了很大的改变,至少现在大家认为创业是一条光明大道,是可以选择的一条很好的路径,甚至在自己的朋友圈或者家人圈里面也是地位很高的。

九年前曾经有一个说法是很可怕的,创业者为什么没有出路?因为你做的产品大公司很快就会做出同样的产品,把你们碾压掉。但是今天可以看到,我们很多大公司愿意收购这些创业团队,收购他们的人才,收购他们的技术和产品,所以今天的创业出路更广阔了,包括刚刚推出的科创板,尤其对于技术创业者来讲,都有了更好的前景。

搜狐科技:就您自己来说,当时您对公司的管理运营模式,时至今日,发生了怎样的改变?

陶宁:创新工场今年是第十个年头,这十年里面随着创业环境的改变和技术的变革,我们自己的组织结构也好,提供的服务内容也好,有巨大的改变。

第一点,我们是VC,主要是管理资本的,要把资本投资给创业者。十年前我们刚刚起步,第一笔钱加起来只有1亿人民币,1500万美金,今天管理150亿人民币,7只基金,大大增加了。第二点,我们提供的创业服务内容,创新工场成立之初就是围绕着早期创业者或者初期创业者,我们的创业者大部分原来没有创过业,进入到创业这个行列的时候需要一个身份的转变,也需要一个知识的转变,在这个转变过程中创新工场就特别在意对于创业服务这方面内容的提供。

在十年前我们提供的服务大家今天听起来像笑话,帮他们报销,签每个员工的劳务合同。创新工场的空间很大,那时候没有共创空间,创新工场是中国第一家用共创空间这样的模式来服务我们的创业者,我们按座位收钱的收费模式也是创新工场第一个提出来的。

我们会提供坚持每周每个月的法务newlayer给创业者提供今天法律的变化,市场部更多培养已经做得比较好的CEO,提供一对一的媒体公关培训,这在之前时机都不适合。我们推出的兄弟会、耶鲁创新学者都是原来在平台服务上的升级版。

搜狐科技:人工智能的发展会经历起伏,曾经也从大发展进入到寒冬, 其实每次人工智能的热度被炒起来,大家对其的认知深度都是不一样的,创新工场对这条赛道的发展有怎样的预判?

陶宁:人工智能从80年代到今天,用开复的话说三起三落,这中间给了大家很多希望,后来发现又失落了,这次是第三次,很希望第三次能够站得住脚。如果用“起起伏伏”放到一个技术领域里面,至少说明一件事情,大家很关注。为什么会起起伏伏?说明这个技术发展本身是有难度的,并不是一蹴而就,而是高门槛的事情。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关注?这个技术至关重要,大家关注度那么高是因为这个技术对我们的方方面面,无论对于个人还是对于商业社会都可能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所以才会变成一下子爆发,没有达到大家的预期之后又会淡落。

我们今天做人工智能的投资仅仅是刚刚开始,我认为人工智能的投资或者技术的发展一定会持续大概20年、50年甚至上百年,只不过也许20年之后我们不会那么关注它,它已经融入到我们的日常生活当中甚至日常商业之中。我们今天很多人不懂这样的技术,所以在学习的阶段,才关注它,等将来我们越来越了解它,会变成一个平常的技术。

专访创新工场陶宁:无论技术VC、商业VC,本质都是关注技术创业者 | 智研所

谈创新工场的生态圈:三位一体

搜狐科技:创新工场是一家TechVC,有自己的人工智能工程院,商业化落地的子公司创新奇智,还会见各种各样的创业者,所以您平时接触的也应该是最顶尖的科技人才。您作为理工科学霸投资人与这些学霸们是怎么打交道的?他们怎么融入创新工场打造的AI生态圈?

陶宁:我们看到AI技术是有前景的技术,改变方方面面改变整个社会,因此我们就会接触更多对AI有兴趣或者有热情的技术男、技术女,他们加入到这个圈子里面,我们第一个要选择这样的创始团队,要去检测他们对于AI是否真的技术完备,真的懂这个技术。第二,和他们一起探讨他们所选定的商业方向是否现在能够做得出来、是否有需求。第三,把他们的技术和用户的场景结合的时候,这样的过程之中需要什么样的帮忙,也就是创新工场无论在技术上还是商业客户上还有人才上我们可能要不仅仅给到钱,还要把这三个方面的资源也要对接给我们的创业者。

这些创业者之间也需要很多交流,他们自己的技术交流也好,还有参加我们已经举办了三年的人工智能DeeCamp夏令营,其实在夏令营里面,有多个企业跟我们一起做。在这个过程中也是发现人才、解决问题,这样的交流是创新工场打造的平台。

当然除了技术和产品,很重要的还有商业客户,商业技术怎么进入到千家万户或者各行各业当中,这个过程需要一定的客户磨合,我们通过举办各种各样的商业研讨会,甚至我们带领创业者去认识到具体的某一家客户里面去,跟客户掰开来揉碎了讲什么叫大数据,什么叫数据的分类,这样的数据怎么通过AI的技术提高他们的效率,这些都是创新工场跟创业者一起去做的生态。

我们在这样一个生态里希望第一把创业者融入进去,让他们能够快速地完成从原来的身份转换成人工智能创业者的身份。同时把学校里面的人才,快速地加入到今天的创业AI企业之中。其次客户,无论是政府客户还是行业客户,让他们更快了解人工智能技术到底能够帮助企业做什么事情,让他们能够搭上人工智能这条船。这三个缺一不可,当然最后还有资本。

搜狐科技:很多时候,投资都是一个投人的过程。那创新工场作为一家聚焦人工智能的投资机构,创新工场看中的人才有哪些特点?有没有自己的一套“看人体系”?

陶宁:首先我们要看的是创始团队,它一定是一个团队的概念。任何一个人都不是360度全能的,一定要有团队大家互补。我们又是一个专注技术的投资人,是TechVC,第一个要考察的是这个团队的技术能力,无论你做什么样的技术,尤其是人工智能创业,首先你的团队里面有没有很懂技术类似CTO的角色,真正做人工智能的技术。

第二点,一开始我们就认为人工智能做到创业这个地步,一定要商业化产品化,团队内一定有可以商品化和产品化的队员,甚至我们希望这样背景的队员最好作为CEO的角色,这样才能把技术更好输送到客户手中,团队的技术能力和团队的商业能力是我们非常看中的。当然团队本身之间的默契和沟通也是我们很在意的一件事情。

搜狐科技:创新工场不只是一家投资机构,本身也有人工智能工程院和做技术落地的创新奇智。既当裁判员,又当运动员,这种策略是否会受到质疑?创新工场是如何做到这两种身份的平衡的?

陶宁:我们作为技术的VC很强调三位一体,我们首先是一个投资机构,用我们的七只基金投资今天做AI的所有创业者,今天的AI所能赋能的企业是各行各业,比我们在前十年所做的互联网领域所覆盖或者赋能的行业要多的多。

三位一体的第二体就是技术和人才,无论怎么样发展,我们的人才永远是第一位的,而高端人才的缺乏永远是有缺口的。我们在三年前设立了人工智能工程院,目的在于加强我们作为技术VC对技术的把控和技术的了解,同样也是通过人工智能工程院这样一个机构培养发现出更多的人才,而我们今天这个人才不仅仅提供给创新工场人工智能研究院自己用,更多把这些人才提供给我们已经投资的人工智能创业者,甚至原来投资的互联网创业者转型成为人工智能的企业,他们从哪里得到人才?也是通过人工智能工程院,通过夏令营培养的也好,通过我们自己的各种项目培养的也好,人工智能工程院是解决人才和技术跟踪的问题。

第三,赋能。当我们看到人工智能的前景如此之广阔的时候,今天的创业者并没有覆盖全部的领域,而我们在自己的人工智能工程院做研发和客户对接的时候发现有很多空白的领域,创新奇智就是碰撞出来的产品化的公司。

今天创新奇智所关心的零售业好,智能制造领域也好,比起我刚才说的广阔领域也仅仅是沧海一粟,通过创新奇智落地使我们更加了解人工智能技术今天的局限或者今天的优势,这样我们会更加了解客户的需求和技术和产品的优缺点。

搜狐科技:曾经有人形容红杉资本沈南鹏老师是“穿着西装的鲨鱼”,您更愿意用怎样的词形容开复老师?

陶宁:开复本来就是科学家出身,他心里一直相信技术能够改变世界,如果用短短的句子来形容李开复的话,我更愿意叫他“技术派的投资人”。

谈创业人才及产品:人才缺口反而更大了

搜狐科技:前段时间,开复老师在接受采访时说,创新工场每年暑假培训大概600个学生,主要是计算机背景的,他们从不太懂AI到直接成为AI工程师,5周时间就够了。学习AI已经没有那么难,以前可能要读博士,再练3年才能用,现在只要5周,证明门槛在快速下降。这是不是意味着AI人才已经没有那么难找了呢?

陶宁:我们已经做了三年人工智能的夏令营叫做DeeCamp,经过5周培训,他们不能够成为人工智能的大拿,但是从学生的身份,从理论的领域转变成一个可以进行人工智能实操的入门级的人工智能工程师,这是一个实实在在的转化,但是也不是魔术,他们成为大师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谈到人才这个问题,实际人工智能人才在前几年一直很稀缺,现在也缺乏,为什么今天似乎有所缓解?有两方面。第一方面,人工智能的课程在这几年大学里面开始开设这样的课程,倒回去三年前很多大学根本没有人工智能的课程,当有了更多课程去开设的时候,我们的在校学生已经开始学到很多人工智能的知识,在他们走入到社会走入到企业之中的时候,他们已经是一个具备了人工智能基本知识的初级工程师。

第二,这几年人工智能越来越商业化,越来越被大家所重视,除了开发人工智能的原始技术之外,有越来越多的人工智能平台、人工智能工具来辅助大家做人工智能的技术研发。知识的赋能和工具的开发,使我们今天的人工智能工程师已经不需要从头做起。因此,看起来似乎我们可以更好更多地去提供人工智能的工程师,但是反过来讲,人才依旧是匮乏的,有两方面的人才匮乏。

第一,人工智能还需要更多的基础研究,当然基础研究更多是交给高校和像中科院这样的研发机构去做。第二,人工智能在前几年缺乏是因为知识或者工具问题,但是需求也比较少,在这几年,随着大家认为人工智能真正帮到我们的商业,现在无论是人工智能的创业企业也好,还是我们的传统互联网企业,还是真正的传统行业都已经意识到他们要进行“人工智能+”这件事情,因此他们的需求量开始疾速扩大。我看过一篇文章,有一个投行裁掉大量的交易员,增加了大量人工智能的工程师,从就业角度来讲,缺口反而更变大了。

搜狐科技:您之前主导过20个产品的发布,在您来看,什么样的产品称得上是优秀的产品?怎么样才能让这些优秀的产品更好地实现商业化?您能不能分享一个优秀的投资案例来具体讲一讲?

陶宁:我加入创新工场之前主要在IT领域里面做产品经理,我认为一个好的产品首先要能给客户带来价值,这是最最重要的。第二,能够让用户比较容易地、比较低成本地获取这个产品。这两个特质是一个好产品的标准。

比如,知乎是知识的社区,就是提供了让知识分子能够容易发表自己对于知识的看法的平台,同时让用户非常方便地得到知识,所以才会被广大用户使用并热爱。比如VIPKID,大家发现它要解决少儿英语学习的问题,而且我们要解决的是真人教育的问题,用了互联网的技术才能把六七万家在北美的英文老师对接给中国学习英语的小朋友们,这样的产品就是通过技术让它容易到达,同时产品解决了小朋友学习真人英语的痛点。

谈技术VC:无论技术还是商业VC,本质都是关注技术创业者

搜狐科技:您一直在强调技术,TechVC和普通的VC的区别到底在哪?普通的VC在科技上的建树和人才可能积累不多,就做不好投资吗?

陶宁:实际所有的VC,无论是技术VC还是商业化VC大家都有一席之地,大家是互相取长补短的,技术VC有一点点特长,我们可以纵观无论是VC行业还是后期PE的投资,几乎关注的都是技术创业者。

技术在所有社会的变革之中应该是最大的助燃剂,也是最大可能改变竞争格局的因素。所有的投资人都会关注技术的创业者,只不过关注的阶段不一样。技术VC的特点因为对于技术了解比较深刻,因此会比较早地关注到一个可能要被商业化的技术。

那么对于商业VC,如果并不是对技术很擅长,当技术创造者、技术创业者成长起来之后,那么他们就会看得懂,最终来讲还是走商业化这条路。最后技术的产品还是要送到用户手上,要变成商业化。无论是技术VC还是商业化VC,只是角色不同、阶段不同,但是最后实际大部分关注的仍然都是技术创业者。

搜狐科技:但是看创业公司时,对技术评判其实很难。创新工场在这方面是怎么做的?工程院是否承担了这部分角色?

陶宁:坦率讲,做技术投资是风险很大的,技术做早了产品不够成熟,如果做晚了,这个技术可能已经过时了,对技术的把控非常重要。但是做技术的风险前景又是最大的,如果纵观从二战之后的整个世界,60多年,最大的变化者和最有商业价值的公司都是技术型的公司,大家又不得不去关注这样的技术创业者,因为他们的前景最广阔。

作为一个技术VC创新工场也相信这件事情,怎么做好这件事?三年前我们成立的人工智能研究院,全球都是独一份,为什么这么做?

想了解技术不是很容易的事情,需要专业的人,不仅仅是投资的团队基本都是学计算机出身的,光我们学计算机不够,还要真正有技术人员去跟踪新鲜的技术,去研究新的技术,甚至把这个技术真正写成代码去开发,这样的技术看它能不能做成产品,而这个产品到底有多大的成熟度,用户会不会接受,这个就是工程院在做的事情,不断追踪,还要做初级的产品,同时把产品推荐给用户。这样一个过程里面,让我们真正看到有些技术可以变成商业化,当我们的创业者用这样的技术做这样方向创业的时候,我们就会比较有信心。

也有一些技术并不成熟,仅仅还是在paper的阶段,当创业只是选用这样的技术路线,我们就比较存疑甚至不去投资,也会规避技术投资可能的风险,但这个大前提都是确实要有一批技术人员给你做技术把控。

我也知道很多VC会聘请很多技术顾问去做这样的技术把控,这也是非常有效的手段。对于更更前沿,更新兴的技术,有自己的技术团队可能更好用一些。

甚至创业者在创业的过程中我们自己因为有人工智能工程院,他也可以第一时间去帮到我们的创业者,可以共同探讨一些技术的挑战。

搜狐科技:您曾经在接受采访时提到过,一项新的技术,从技术研发到商业盈利至少有7、8年的时间甚至更长。但是作为投资机构,资本运作的周期可能要比7、8年更短一些,创新工场是如何做到这种平衡的?

陶宁:实际有两方面,第一技术发展的确需要有耐心,从技术变化成产品就需要一段时间,从产品变成一个成熟的产品也需要一个打磨的时间。这个过程坦率讲七八年是很正常的过程,作为一个投资人要有耐心,我们的公众也要有耐心。

我们今天可以看到在过去的一段时间里有一定的压力,我们的资本市场给了我们创业者一些压力,希望能够短期出成绩,这样的压力最后的结果并不好,导致我们的产品不够成熟,甚至用户的接受度不够高,有些反弹。

今天这件事情在变好,现在的资本开始变得更长期,我们变得更有耐心,尤其从政府层面的引导基金正在开始把自己的期限拉长,这样一个变化都说明我们开始更加愿意等待技术。如果纵观整个世界,凡是技术大国或者有技术成就的一些国家都是有耐心的国家,都是具有耐心的资本,有等待的时间。我们中国正在往这方面好的方向转变。

创新工场的资本基金也是很长效的,基本上都做到了10年的基金,给了创业者一定的时间让他们成长,我们也看到整个市面上的创投基金业开始慢慢变成8年、10年,这样一个变化对于中国的技术创业者是一个福音。

专访创新工场陶宁:无论技术VC、商业VC,本质都是关注技术创业者 | 智研所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自媒体在线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zmtzx.net/70754.html

作者: admin

聚焦前沿最新资讯- 自媒体在线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1039351675@qq.com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